單身和交往這兩件事阿..
圈子外的拼了命想跳進圈子裡,圈子裡的整天幻想往圈外逃....

單身的日子朋友多,自我學習多,休閒娛樂多,工作衝刺多。

比較多『自己』可以享用。
當然,自己的孤獨和自己的寂寞,也是公平的如影隨形。
--------------------------------------------------------------------------

至於交往,我非常喜歡用以前看到的愛情四階段來詮釋:)


有位心理學家曾寫道,一個成熟稱得上真愛的戀情,必須經過四個階段,那就是:

共存(Codependent)
反依賴
(Counterdependent)
獨立
(Inde pendent)
共生
(Interdependent)

階段之間轉換所需的時間不一定,因人而易。


第一個階段:共存。 這是熱戀時期,情人不論何時何地總希望能膩在一起。


第二個階段:反依賴。 等到情感穩定後,至少會有一方想要有多一點自己的時間作自己想做的事, 這時另一方就會感到被冷落。


第三個階段:獨立。 這是第二個階段的延續,要求更多獨立自主的時間。


第四個階段:共生。 這時新的相處之道已經成形,你(妳)的他(她)已經成為你(妳)最親的人。

你們在一起相互扶持、一起開創屬於你們自己的人生。 你們在一起不會互相牽制,而會互相成長。
----------------------------------------------------------------------------

大部份人最難熬的大概是第二跟第三階段。

原因不外乎是溝通不良常爭吵,個性不合難忍受。

溝通是一件很有智慧的事。

男女最大的差異並不是感情價值的不同,而是表達方式的不同。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男人在難過時,渴望別人給他空間時間讓他去把問題處理掉。
女人總是想問:『怎麼了!要跟我說嗎?』
你要嗎就是能提供很多具體的智慧助他解決,要嗎就是乖乖在旁邊別吵。


男人只要問題解決了,壓力自然就不見了。


女人在遇到壓力時,總是想要別人聽她先說。

他們不一定要馬上解決問題,她們純粹需要一個頃聽者。

男人總是會回:『我不是告訴過你了!事情就是你不要一直
女人的邏輯是,『即使你沒有幫我解決壓力,但你肯聽我說,就是願意陪我分擔壓力。』


女人只要壓力不見了,問題自然好解決的多。

-----------------------------------------------------------------------------

分手最常聽到的原因就是『個性不合』。

不少時候是真的『個性不合』,但更多時候是『這個時間點個性不合』。


反過來想,這世上又有多少伴侶能一相遇就馬上個性完全大契合的人?
兩人相聚是因為有緣,相知卻是因為有心。

妳和他本來沒有相同之處,外表不相像,性格也是南轅北轍,
一旦愛上了,年深日久。

妳會驚訝妳的眼睛有點像他的眼睛,他的微笑也有點像妳的微笑。

你們走路的步伐也有點相似,說話的語氣也愈來愈相像。


原來我們會變成我們所愛的人。


妳本來喜歡腳踏實地的人,而他一向比較輕佻,

但你們愛上了,他竟會不知不覺變成一個老實人,
這個改變,連他自己也不曾察覺。

他本來喜歡活潑的女孩子,卻愛上了拘謹的妳,

這些日子,妳竟愈來愈活潑,妳差點認不出自己。

我們會逐漸變成對方理想中的人,這種改變絕對不是刻意的。

兩個人愛得愈長久,氣質也愈來愈相近,

妳曾經以為他不是妳夢寐以求的那種類型,
然而,有一天,妳驚訝地發現,他已經變成妳喜歡的那種類型,

妳不必再到處尋覓,他就是妳要找的人。


深深愛著一個人的時候,原來真的會一點一點的失去自己。

為甚麼妳還會覺得快樂呢?

大概是因為妳在失去的當兒,也是賺了,妳把他的氣質和他的微笑都賺回來。

 

 

~~~~~~~~~~~~~~~~~~~~~~~~~~~~~~~~~~~~~~~~~~~~~~~~~~~~~

 

 

愛的方式

我告訴你說:『我今天掃樓梯時,差點從樓上摔下來。』
本來我以為你會安慰說:親愛的,小心點。
但,你說:『掃慢一點不得了。』
我傷心,覺得你不愛我、不在乎我。
後來,我發現我們的樓梯異常的乾淨,乾淨的都不用我掃,
一個月後我才發現,那是你每二天抽出五分鐘的結果。
原來你是愛我的,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告訴你說:『我的車子壞了,我走了半小時的路才走到車站。』
本來我以為你會關心說:怎麼不坐計程車,妳累不累。
但,你說:『反正很近,妳也順便減肥。』
我生氣,覺得你不愛我、不關心我。
第二天,我發現你留在桌上的你的車鑰匙,
以及為我準備的豐富早點, 我才發現,原來你是愛我的,
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告訴你說:『我的青菜炒焦了,你忍耐點吃。』
本來我以為你會安慰說:沒關係,只要妳炒的菜我都愛。
但, 你說:『一看就不想吃了,實在沒味口。』
我傷心,覺得你不愛我、不疼我。
後來,我才發現每次想丟掉的菜都在進垃圾筒前憑空不見了,
你的嘴留有氣味,你的唇留有証據。 我才發現,原來你是愛我,
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告訴你說:
『我想要去北海道、荷蘭等國家欣賞那一大片壯觀的花海。』
本來我以為你會關心說:妳想去哪,我們來計劃計劃,即使是敷衍幾句了事也好。
但,你說:『真是無聊,花大把的銀子去那種無聊的地方。』
我生氣,覺得你不愛我、不懂我。
後來,我發現家裡的旅遊雜誌,不管是國外還是國內的報導,
只要是有賞花介紹的那一頁,頁角就有摺痕,頁面就有你的筆記記錄。
我才發現,原來你是愛我,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告訴你說:
『我的頭髮掉的好嚴重,可是醫生都說沒怎樣,我好怕我會變禿頭。』
本來我以為你會安慰我說:哪有,妳頭髮看來還是很多。
但,你說:『妳這才知道妳的頭髮亂掉,家裡的地板都是妳的頭髮,好髒。』
我傷心,覺得你不愛我、不在乎我。
後來,我發現家裡的地板少了很多我的掉髮,
我以為我真的不再掉髮了,所以我開始有了不會禿頭的自信。
但,在你出差的那幾天裡,我才發現地板的頭髮又變多了,
圾筒裡也找到一堆用報紙覆蓋住的毛髮。
我才發現,原來你是愛我,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告訴你說:『我跟朋友出去,晚上會晚點回來。』
本來我以為你會關心我說:
跟誰出去?小心點,記得撥電話或早點回家等問話。
但,你說:『隨便妳,妳高興就好。』
我生氣,覺得你不愛我、不關心我。
後來,我在負氣拖到半夜3點才回家時,我看到你坐在沙發上的睡容。
我才發現,原來你是愛我,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告訴你說:『我的大姑媽來了,肚子好痛。』
本來我以為你會安慰我說:忍一忍,一天就過了。
但,你說:『女人真麻煩,受不了。』
我傷心,覺得你不愛我、不疼我。
後來,家裡的零食櫃裡多了好多巧克力及紅豆,是你買的,
但你一直沒吃,直到一個月過了,你在我月事的前後一星期卻天天煮著紅豆湯。
我才發現,原來你是愛我,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告訴你說:『這是我為你挑選的外套,是從去年換季就買的,
藏了一年, 現在新的冬天將來,我將這一季的第一股溫暖獻給你。』
本來我以為你會感性的回答我說:
謝謝妳,親愛的,這是我一季的溫暖也是一輩子的回憶。
但,你說:『還不是撈換季大拍賣的便宜。』
我傷心,覺得你不愛我、不懂我。
後來,冬天過了,春天的腳步走到了五月底,我卻還常看見那件
{我認為愛的外套,你認為便宜的外套}穿在你身上,
我想了想,數了數,才驚覺那件外套幾乎天天伴著你上班下班,出門進門。
我才發現,原來你是愛我,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告訴你說:『今天主日崇拜的詩歌好好聽,讓我好感動。』
本來我以為你會關心我說:要不要去問問是哪一本哪一系列的詩歌,
我們去買CD回來聽。但,你說:『每一首歌聽來,還不是都差不多。』
我生氣,覺得你不愛我、不在乎我。
後來,我發現音響裡常傳出熟悉的音符,CD架上也多了一片新的詩歌CD。
我才發現,原來你是愛我,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告訴你說:『我喜歡吃隔壁街角的那一家的涼麵。』
本來我以為你會告訴我說:那我們明天一起去吃好不好。
但,你說:『整天就想著吃,也不想想自己的身材。』
我傷心,覺得你不愛我、不關心我。
後來,我發現你常常買很多芝麻醬花生醬及瓶瓶罐罐窩在廚房
調一碗又一碗黑抹抹的醬。我才發現,原來你是愛我,
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告訴你說:『我真高興嫁給了你,你是最好的老公。』
本來我以為你也會開心的回答我說:我也是這麼覺得,妳是最好的老婆。
但,你說:『嫁了都嫁了不然妳還想怎樣。』
我生氣,覺得你不愛我、不懂我。
後來,我在無意中發現你開始會在睡前用衛生紙擦拭著我們床頭上
那張40吋結婚照,然後微笑的望著照片傻笑好久。
我才發現,原來你是愛我,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想我終於懂了,在你不在乎的外表下,
有顆不善用言詞表達的心,一顆最愛我的心,
原來你是愛我,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毛 的頭像
懶毛

深藍色寄居蟹的窩

懶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