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的一開始就是一連串的忙碌,考試一個接著一個來,必修科目一堆,教授們似乎是串通好的一樣,瘋狂的趕課,自以為很有人性的把考試排的剛剛好~一個禮拜就差不多兩科左右,再加上三堂課才一學分的實驗課,我只能說系上教授可能都被T病毒感染了吧!沒人性T︿T(咳咳...抱歉...這是我惡靈古堡玩太多的後遺症,看不懂就算了)。

  其實轉學生一開始很難適應班上的環境,因為經過了一年才進到這個班級,大致上的小團體都已經出現,上下課也都是一群一群的出沒離開,要再跟大家混成一片幾乎是不能的事,除非妳真的很活潑好相處,不然就是妳特別漂亮,不然轉學生們都會聚成一團,變成了最後一個形成的小團體,不過...如果妳又特別害羞內向的話,可能就只能單獨行俠了吧!

 

~~~~~~~~~~~~~~~~~~~~~~~~~~~~~~~~~~~~~~~~~

  剛開學沒多久快入秋的一個中午,上完了兩堂聽不太懂的有機化學而感到一陣暈眩的我,思考著午餐該吃些什麼,走到了側門看著賣咖哩飯的老婆婆自己親手寫的菜單發呆,唔...算了,不太想吃咖哩飯,正當我狠心的要跨歩走出側門的剎那,前面剛捧著咖哩飯的女生一個轉身,我就聽到一聲驚呼,看著那女孩手上的咖哩飯盒啪搭一聲的從她手上掉到地上,沒錯...咖哩飯它...它自殺了Orz,好死不死的我在她的後面,看著那碗應該是有憂鬱症的咖哩飯腦漿四溢的慘死在我面前,郎母系挖台ㄟ(台語),呃...雖然我站在她後面可是我沒有碰到她呀!你們要相信我,是咖哩飯它自己跳下去...喔不...是她自己手滑一下把咖哩飯推下去的,不關我的事>"<

= =a很顯然的,我從圍觀的群眾的眼神跟竊竊私語之中,沒人肯相信我,ㄟ...妳馬幫我解釋一下,不要一直用妳哀傷的眼神蹲著注視咖哩飯的屍體。

 

這時賣咖哩飯的老婆婆出聲了...

『孝連ㄟ(台語),阿你馬幫她把地板清一清。』

 

『唔...可是我...。』

 

『阿妹仔,沒關係,我再多幫妳弄一碗,不用這樣看著地上的飯啦!看到我都心疼。』

挖哩勒...阿婆根本就沒在聽我說話,轉頭開始安慰那個女孩。

 

  天殺的...我是招誰惹誰啦?明明就沒碰到她,想哭的是我吧!我長得有這麼嚇人嗎?才轉身看到我,妳的咖哩飯就自殺了,心中一邊嘀咕一邊認命的把面紙拿出來幫咖哩飯收屍,路過的學生用很奇怪的眼神漂過然後偷笑,這下可好,丟臉丟大了,希望不要有認識我的人才好T︿T

 

『你不是我們班的那個...』

聽到這句話我心都涼了半截,是誰!?不會是大嘴巴的砲哥吧?還是很八卦的刺猬?

你...你認錯人了,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完了,明天去上課就有得解釋了,雖然應該沒啥人會相信我不是兇手(汗)。

 

『唔...對不起,我忘記你的名子了,你是叫楚...什麼霆是不是?』

阿勒...是誰叫不出我的名子啊?哪個沒大腦的東西?我停下手邊"撿骨"的工作,抬頭一望,

赫然發現是蹲著幫忙我一起收拾咖哩飯的那個女孩...

『妳...?好像有點眼熟...妳是?我想不太起來耶!』我搔搔了腦袋,怪了...明明好像有看過的呀!

 

那女孩噗哧一聲的笑出來說道:『我是這學期剛轉到你們班的...』

 

『喔!!妳是花璦蝶嘛!!我就說妳眼熟...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脫口而出說了這句很白痴的話,當然是上完課要買飯吃才會出現在這裡呀!嗯...據推測~我當時應該是被屍體嚇昏了才會這麼語無倫次。

 

『呃...不是,我的意思是~妳怎麼會這麼巧在我面前把妳的咖哩飯給賣掉了?我...嚇到妳了?』

 

『沒..有啦!我不小心手滑了一下就把它給...嗚...我的午餐沒了。』

花嬡蝶又再一次盯著那碗屍體發呆。

 

賣咖哩的阿婆不是說要再給妳一碗了,妳也不用這樣吧!害旁邊的人都以為是我害妳的午餐沒了。

 

『阿妹仔,這碗給妳,襖拜艾咖修心ㄋㄟ(台語)。』

賣咖哩的阿婆很快的又裝了一碗,跟花嬡蝶招招手說道。

 

『不行啦!是我自己不小心,怎麼可以跟阿婆妳再拿一碗。』

 

『妳又不是故意掐倒的,來啦!免客氣。』

 

『我...不能拿。』

 

就這樣我覺得很詭異的兩個人把咖哩飯推來推去快一分鐘,天啊!才一碗咖哩飯而已是再推三...小朋友!看得我頭很疼Orz,我走上前去說跟花嬡蝶說:

『...妳再給她四十五塊再買一碗不就得了?不用這樣虐待阿婆手上的咖哩飯吧...我看它都要暈機了。』

 

『可是...我...我剛好今天皮包裡只剩四十五塊...』花嬡蝶小聲的說。

 

『那我借妳好了。』

 

『唔...不用了,現在都已經快三十幾分了,待會不是要上課了嗎?現在買了我也來不及回我外宿的地方,我...我還是不吃好了。』她搖搖了頭,很急忙的揮揮她的小手,好像...我是放高利貸的一樣...。

 

『那就去學生餐廳吃好了。』

 

『咦?我們學校的學生餐廳在哪呀?我不知道說。』

 

我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花嬡蝶很不好意思的看看了我說:『我剛轉來所以不知道嘛!』

 

『呵...抱歉,跟我走吧!我帶妳去。』

 

  校內的學生餐廳其實就在學校的正門附近,不過離我們系館的確是有一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距離,裡面除了最普通的自助餐外,還有一些麵食,價格便宜,口味眾多;除了這些,它最大的優點在於離女宿很近...?也許你會問:這是啥鳥優點呀?哇哈哈...離女宿近所以在那裡用餐的女生才會多呀!連這基本舉一反三的能力都沒有你怎麼當大學生的~嫩。

  因為還剩二十多鐘下午第一堂課就要開始的緣故,大部分的學生也都差不多了結了他們的午飯了,學生餐廳裡面不不是很擁擠,我跟花璦蝶找了個靠窗的角落就坐了下來,她很好奇的四處打量著學生餐廳的四周,感覺這一切都很新鮮的樣子,我笑了笑說道:

『先別急著看了,妳要吃什麼?正中央有自助餐,右邊有一些麵類。』

 

『我也不知道耶!這麼多東西...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吃什麼,糟糕。』

花瑷蝶看了看左右看了看右邊說道。

 

『...那我幫妳決定囉!要不然待會的課就要遲到了,就吃肉羹麵唄!妳等我一下。』

 

  我到了麵食部叫了兩碗肉羹麵外加兩顆貢丸,過不了多久便端著兩碗肉羹麵回到了她的面前,招呼她趕緊坐下。

『嗯...謝謝,那個...明天我馬上會還你錢,真的很不好意思。』

 

『這沒什麼啦!反正妳又不會突然消失,不急,趕快解決它吧!快要上課囉。』

 

  兩個人靜靜的坐著時我反而話就吐不太出來了,怪怪...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怎麼我現在什麼話題都想不出來?老毛病又來了,快呀!快想話題出來呀楚易霆,這樣豈是男人所為?我實在是太對不起我自己了,神啊!請賜給我一點點話題吧...弄了老半天,還是沒有話題從我的腦袋蹦出來orz,我也在這一刻證明了~~神不存在。

  其實...我應該會有蠻多話題跟她聊的,例如說:妳哪裡人呀?剛轉來這邊生活還習慣嗎?現在住哪裡呀?之前是什麼學校的?BraBra....;只是...這些都是我在下午第一堂上課跟睡魔交鋒之間迷迷濛濛的念頭,想當然爾~~已經來不及了。什麼?你問我那我們真的什麼都沒聊嗎?嘿...其實還是有啦!

『還吃的飽吧?』

『嗯...很飽。』

『這衛生紙給妳。』

『嗯...謝謝。』 

『那走吧!上課要遲到了。』

『教室到囉!妳快進去吧!我走後門。』 

                 ~~~End~~~  

呃...就這樣。

 

      【什麼叫尷尬?我剛剛已經表演給你看了,那就叫尷尬。  T︿T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毛 的頭像
懶毛

深藍色寄居蟹的窩

懶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