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化學系的學生不僅那本經難唸,連每本原文書都很難唸,加上生活作息不太正常,熬夜啃書打二一保衛戰是常有的事,如果學期途中又要抽空把妹交女朋友,或者是跟女朋友分手以致心靈受創的話,保衛戰也差不多不用打了,因為想理由跟家人解釋會比較實際,嗯...怎麼會扯到這裡?

呃...阿諺跟他女朋友小姿分手了,就在大二開學之後的沒多久。

  那天晚上我九點多家教完回到家,看見阿諺跟阿喵坐在客廳喝著罐裝啤酒,桌上還擺著兩打,正當我感到好奇之際,阿諺便丟了一罐給我說道:『回來啦!來吧!陪我喝一杯。』從他的語氣中,我知道一定是有啥事不對勁了,我接過啤酒拉開拉環喝了一口朝阿喵使了個眼色,想從他那邊挖出點東西,不過阿喵光喝酒都來不及了,連一個屁字都吐不出來,最後我放棄在他那尋找問題的正解,把背包一丟坐了下來,正要開口,阿諺自己就先說了:『我跟姿姿分手了。』

  雖然知道應該不會是啥好事發生,不過他會跟小姿分手確實是讓我下了一大跳。小姿是他從高二就開始交往的女朋友,透過社團的關係認識的,阿諺那時是生物研究社的教學長,小姿是外校生物研究社的公關,他們是在高一的聯合寒訓時相識,後來因為接了社團幹部,一起辦了很多活動而慢慢的熟絡了起來,高二剛開學的沒多久就在一起了;小姿腦袋好到一個難以形容的境界~我習慣稱之為神的領域,高中三年在班上沒當過第二名,喔...也不能說沒當過第二,其實是有一次,聽阿諺說在一次中區各校聯合模擬考的時候,她可能是卡到陰的關係,生物科劃卡時學號劃錯,該科以零分計算,結果讓她以三分之差淪為第二名,雖然聽說當時她很難過自己的粗心,不過我跟阿諺都覺得:那次拿到第一名的同學應該也高興不起來吧!搞不好比較想哭的是那個第一次拿第一名的可憐蟲。就這樣,小姿很順利的考上了台中的某醫科,阿諺當初還很慶幸上了大學後不是遠距,彼此還能常常碰面不會讓感情變淡,如今看來,人生裡頭的意外還真的不少,果然是不如意的事十之八九,古人真是偉大~尤其是在說一些會有壞事發生的俗語的時候...呃...現在不是讚美古人的時候。

 

『怎麼會這樣?』我驚訝的看了看他道。

 

『其實我也不知道,今天下午她用電話跟我提的。』阿諺的眼框有點紅,吸了口氣,聳聳肩的回答我。

 

我喝了一口啤酒問:『她的理由是?』

 

『感覺淡了。』

 

『這是女人在分手時最愛用的藉口之一,我看她八成是愛上了別人,哎呀...我在夜店碰多了,今晚跟你在一起,明早就跟另外的男人去吃早餐了,丟給你的只有一句感覺淡了。』阿喵翹起了二郎腿一附很有經驗的答道。

 

『並不是所有的女孩都跟你在夜店碰到的一樣好不好,至少我覺得我碰到的都不是這樣的女孩,也許她真的有其他想法...』我反駁了阿喵的夜店論,不過總覺得自己說的有點心虛,並不是我覺得他的論調有點對,只是女孩子我認識不多,更別說是談戀愛了,這玩意兒我只有在書上和電視上看過,在過幾年我應該可以去競選去死去死團的團長了吧!

 

『也許吧!我也只能尊重她的決定,放她自由,不過...真的好痛,這就是失戀的感覺呀!我的這裡好痛。』阿諺吸了兩口鼻涕,用右手捶了自己左胸兩下說道。

 

『嘿...過兩天我帶你去我的地盤見識見識,世界上馬子這麼多,不用難過啦!只要到時你夠大方,保證你過三天就會有新的馬子了啦!』阿喵拍拍阿諺的肩,試圖用他的專長來安慰阿諺,嗯...是安慰嗎?其實我也不知道,搞不好只是想多帶個伴去多瘋幾個晚上而已。

 

『喂...你不要帶壞我們家阿諺,要帶壞就帶壞我好了,我代替他犧牲。』我很夠義氣的要幫阿諺抵擋這場劫難。

 

『你又沒失戀,不要來插花,去去去...。』

 

『我連失戀的資格都沒有耶!你也不幫你的好同學我介紹介紹...。』

 

『愛情...到底是麼呀?』阿諺把背往後靠整個攤在沙發上,搖了搖他的空啤酒罐。

 

『一場遊戲吧!兩個人的遊戲,當其中有一個人不玩就是Game Over,玩的時候開心點,走的時候瀟灑點。』阿喵想都沒想就很乾脆的回答。

 

阿諺轉頭看看我問道:『你說勒?』

 

『呃...我怎麼知道,我沒談過呀orz,靠...不要一直讓我提醒我自己這件事情。』

在他們兩個人面前,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畢竟我的實戰經驗值是零,也不知道阿諺想聽的是怎樣的答案,再說...我覺得這問題很複雜,我沒辦法像阿喵一樣把我的感覺縮在短短的幾句話裡,與其說個沒人聽得懂的答案,不如不回答唄。

 

『好啦好啦!不說這個了,今天晚上不談愛情,專心喝酒~專心喝酒,阿喵~再給我一罐。』阿諺苦笑了一下,接過阿喵丟給他的啤酒。

 

『來~乾了這罐。』

 

『不是吧!這樣會很脹耶!』

 

『是男子漢就乾了它,Come on~be a man。』

 

『對對對~一口氣把它解決。』

 

『好啦好啦!誰怕誰,敬~我們是男子漢。』

 

  阿喵應該是因為長期訓練的緣故,喝酒好像在喝白開水一樣,原來啤酒對他來說真的只是白開水,唔...以後還是叫他喝白開水好了,這樣真浪費;而我則喝到臉有點紅還不停猛打嗝,不過意識還是清楚的,原來喝啤酒不是怕醉,怕的是肚子裡都是二氧化碳的感覺~很不好受;阿諺就真的有些醉了,在我回來前不知道他跟阿喵解決了幾罐,不斷嚷攘著要去頂樓上吹風,我跟阿喵怕他酒醉鬧事也就陪著他上了頂樓。

  位於24層樓的最高處,視野當然是一整個好到不行,一座座我不知道名子的山遠遠橫躺在地平線上,台中市的燈光由近而遠的在我的眼框蔓延,秋風涼涼的劃過兩頰一陣一陣,我第一次發現原來頂樓是個不錯的地方,以前年紀小不懂事都不知道我們家頂樓很不錯;我們爬上了一個類似平台的地方坐了下來,只是盯著這片熟悉的城市和不熟悉的夜景,靜靜的望著不說話;現在的阿諺在想些什麼?想著小姿嗎?應該是吧!畢竟他的回憶裡有太多她的影像,現在不想她才有鬼,曾經在一起的記憶拋不掉很痛,像被刀劃的一道傷口,現在刀還插在上面沒拔掉,最慘的是別人還不能幫他拔,他自己也不願意拔,呃...也許他自己也希望把刀拔了,只是他也無能為力,因為這就叫做失戀;阿喵現在在想些什麼?帶著耳機聽著MP3的他更讓我捉摸不清,也許是在想著如何介紹咩咩給阿諺讓他走出情傷,也許是想著改天要去哪間Pub,也許只是單純的聽著歌啥都沒想,亦或是在暗自肯定自己的愛情觀又再一次的得到驗證?呵呵...搞不好他其實只是在想著剩下的那幾罐啤酒,其實我連自己的想法都有點捉摸不清,更甭說是他了,不猜也罷。

  我呢?現在的我想些什麼?其實我的腦袋想的東西可多著,不過最具體能表達出來的應該是在想愛情這鬼東西吧!其他的就很散很亂,我自己都很難說出個所以然;愛情是什麼?記得我以前大一的時候曾經遇過一個學伴,沒錯...就是所謂的學習的絆腳石,剛認識時我們就常常MSN聊到很晚,也常跟我耍耍任性、撒撒嬌,會跟我要宵夜,找我看電影、逛街、吃飯,我去看球賽、到誠品溜搭時,她也總是會出現在我的身旁,總之就是彼此有些曖昧、關係有些模糊,我覺得她很可愛,偶爾迷迷糊糊,說話天真像個小女孩,但是有些時候想法似乎又有超乎年齡的成熟,雖然這種時候不多啦!曾有一段時間我覺得我應該會跟她在一起,不過這個想法在大一下學期我跟她告白時就破滅了,記得那是一個我們看完夜景準備載她回宿舍的晚上,詳細的過程我已經不記得,呵呵...人類總是會自動遺忘他討厭的回憶不是?

        啥?!你說怎麼可能忘記?!喂~不要追問...我就算記得也不願再提起,你再問我就不講了(任性中<(^′)>...咳咳...這段記一中還沒被我移除的只有一段話,一段她跟我說的話:

 

  我覺得我以往的愛情都像是水一樣~淡淡的、平平的,

  呵呵...其實我也只談過一次而已,

  不過我希望愛情就像煙火一樣眩麗燦爛,即使它不長久, 

  呃...當然太短還是不好啦!

  我希望喝一次甜甜的水,也許是蜂蜜口味的 ︿︿

  你給我的感覺就像是白開水一樣,淡淡的,

  我需要幫助時會想到還有你這朋友可以依靠,感覺很安心,很有安全感,

  不過就只是朋友的感覺,沒有情人的感覺~

  對不起~我們還是當可以長長久久的朋友好嗎?

  情人這字眼對我們還說...太沉重了一些。 

      

  就這樣,我被發了一張好朋友卡,敗給了感覺,我大學的第一次告白以失敗作收,可能是我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有待改進吧!我只能這樣安慰自己,其實後來想想,我們的觀念真的南轅北轍,對於愛情的觀念完全不相同,我期望的愛情不是煙火,而是一杯白開水,不用燦爛,需要的是安定,像好朋友一樣的相處,互相需要依賴、談天說地,不必每次看到她時內心總是悸動,會想念但不需要天天膩在一起,有彼此的空間又不失兩個人在一起的感覺,也許我們真的不適合,或許沒有在一起或許是對的,不過我偶爾想起時還是會感慨~如果我是妳的第一杯白開水那該有多好...。

 

 【如果愛情真的是一場遊戲,那為什麼我在失敗的時候不能讀檔重來一遍呢?】

 

懶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