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第一天的午餐時間總是令人特別的期待,因為很久沒在這個時間吃一天的第二餐了,對於我們這些人來說,放假是不會有早餐吃的,一般都是睡到死掉之後在最後餓到不行的的緊要關頭,爬起來吃午餐或者是下午茶,有時候可能還會只剩下晚餐跟宵夜,或許是有點墮落,不過放假嘛~~別太計較,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嗯...我一開學不就改了嗎?只是放長假會恢復本性而已。

  我跟阿諺以及小冠邊走邊鬧的走出了102教室,上了個廁所,因為下午的實驗課還沒開始上,開學第一周的下午是整學期最悠閒的時候,之後就開始煉獄般的生活,我們悠悠閒閒的走到了系館的門口...

 

『楚~易~霆~~你太會拖了吧!我都在這邊等你快五分鐘了耶!都下課了還不出來是在幹麻啦?人家腳很酸耶...』

楚易霆...是我的本名,不過會這樣喊我名子的除了我爸媽,應該就剩下...鈺情。

 

鈺情在系館的大門口"堵"我,身旁還站著阿龜,挖勒!該不會是這個死色胚告訴她的吧?我撇下了阿諺他們往階梯下走去。

 

『呃...妳今天怎麼有空來找我?還有...妳怎麼知道我今天只有三堂課?。』

 

『當然是你們班小龜跟我說的啊!昨天晚上我用MSN問他的。』

 

『喔...。』

果然不出我所料,開始佩服自己的料事如神(驕傲中)。

 

阿龜完全無視我的存在,在這時插話道:『呵...鈺情,既然妳都來了,要不要...一起去吃個午飯?我請妳。』

烏龜害羞是啥樣子?沒錯!!就是我現在看到的樣子。雖然很罕見,不過還是要說一句~~真的很傷眼睛。  

 

『呃...不用了啦!我跟阿霆約好要去吃肉羹麵,他說他要請客。好啦!先走囉!掰掰。』鈺情朝著阿龜揮了兩下手當做再見,拉著我的袖子,快速的逃離阿龜的視線,把我拖著往阿諺的方向前進。

 

我小聲的問道:『等...一下,我幾時說要請妳去吃肉羹麵啊!?再說...我都跟阿諺他們說好要去買便當了,妳不是...認真的吧?』

 

『你覺得我像是開玩笑嗎?』

鈺情給了我一個微笑,然後又瞪了我一眼,我們繼續朝著阿諺的方向前進著...

阿諺...要救我啊!(被拖行中)   T

 

『喂~~不用拉我,我自己走啦!男子漢大丈夫,我是會逃跑喔?』

 

『我是要你走快點嘛!不然待會阿龜跟上怎麼辦?』

 

『知道他難纏就不要來這邊咩!還順道再拖我一起下水,我都已經感覺到剛剛背後有一雙充滿恨意的眼神在ㄉ一ㄤ我了...似乎是哪一隻兩棲類禽獸發出來的..........。』

我開始發起了小牢騷。

 

『你這樣說是在怪我囉?』  =..=  (指)

 

『沒...有啦!我哪敢...(小小聲)』

我又再次屈服了,嗚...我是俗辣,我瞧不起我自己。

 

阿諺遠遠的看到我跟鈺情走來,跟小冠使了個眼色,兩個人很有默契的點點頭賊笑了一下,我腦袋瓜中只閃出了兩個字的跑馬燈:~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 <─這是跑馬燈 

 

『嗨~~小諺、小冠,好久不見囉!阿霆他說.....................』

鈺情保持她一慣對人非常友好的態度跟阿諺和小冠打招呼,每次遇到這種場面我都很難過,因為...每次被兇的都只有我。  ><(獨自蹲在角落畫圈圈)

我...我確定我是人啊!平平都是人,而且我們認識的還比較久耶!怎麼會差這麼多 Orz

就在我圈圈畫到一半時...呃...是聽到鈺情跟我那兩個牆頭草室友寒喧時,我猛然驚覺!!!不對~~我要化被動為主動,俗話說的好:主動的鳥兒有便當吃,被動的只能吃肉羹麵...還要請客。

 

我趕忙差話道:『阿諺~~我們是不是說好要一起去買便當了?』

我努力的朝著阿諺使眼色,事實證明:牆頭草果然是牆頭草,移植到北京,它還是棵牆頭草。

 

『有~嗎?我是跟小冠說要去吃便當沒錯啊!不過我沒找你吧...。』  ┐(=。=)┌

阿諺攤了攤手,開始裝傻兼裝無辜,小冠也很配合的跟阿諺點了點頭。

 

『好了啦!肚子餓死了,你不是跟情姐有約了?快去吧!不要浪費我們吃飯的時間,小冠~走吧!情姐~~再見囉!我們家阿毛就交給妳了。』

阿諺和小冠朝著鈺情揮揮手道之後,完全無視我的滿腔"ㄍㄢˋ"意,逕自從我們身邊走過朝著學生餐廳出發...你們會有報應的,給我記著。

 

『好吧好吧!我認了,妳要去吃哪裡的肉羹麵?』

 

『呵呵...哎喲~~不要這麼不甘願嘛!開學第一天陪我吃飯不好喔?你們班代想去都沒機會耶!走啦!大不了...我請你嘛!我要去我家附近那家"陳記肉羹麵"吃。』

鈺情笑容滿面的拉著我的背包,這是她和我獨有的相處模式,看著她笑得那麼燦爛,我不自覺的呆了,我很喜歡也很懷念她這種笑容,沒有煩惱天真單純的笑容,無憂無慮像個天使般讓我深深著迷,如果你問我最美的東西是什麼,我一定會回答你:我活到現在看過最美的東西就是鈺情的笑臉,不騙你。

 

『ㄟ...發什麼呆啊?!人家肚子餓了啦!你車停哪裡?』

鈺情扯扯我包包的背帶,睜著大眼看著我那一臉好像定格般的表情,好奇的問道,同時也把我的三魂七魄重新塞進我的身體裡,不再神遊物外。

 

我尷尬的強辯道:『我...我哪有發呆,妳搞錯了吧?請客就不必了,區區一碗肉羹麵我還吃的起,我的機車當然是停在理學院後面的停車場啊!咦...等等...妳家附近的"陳記"??靠...原來是要我載妳回家喔!果然有陰謀。』

 

『喔呵呵...被你發現啦!不過現在發現已經太晚了,乖乖當我的司機吧!出發囉!』

鈺情朝著我頑皮的吐吐舌頭扮鬼臉,拉著我的背包朝著停車場跑去,當然...我被背包拉著也往停車場跑去。

 

 

 

我是分格線我是分格線我是分格線我是分格線我是分格線我是分格線我是分格線我是分格線我

 

 

 

  廖鈺情,3月12號生牡羊A型,瓜子臉、雙眼皮,身高應該是在160左右吧!我對身高這玩意兒並不是很有概念,白白的骨感型女生一個,全身上下沒什麼多餘的肉肉,不過身材比例倒是很好,不會讓人覺得她很"小隻",不過...最特別的是她的睫毛很長,讓她那對大眼睛更顯得靈活動人,總是紮著一束長長的馬尾,也許是小時候就習慣紮著兩條辮子的關係吧!很少看到她把頭髮放下來。

  說到小時候,我怎麼會知道她都是紮著那兩條辮子勒?因為我愛拉她辮子...不是啦!我們其實是幼稚園大班兼國小一、二年級的同班同學,她每次上學一定都紮著兩條辮子,從我剛進幼稚園大班的時候就很自然不知道啥原因的跟她玩在一塊了,然後讀國小一、二年級時也很巧的在同一個學校、同一個班級,因為到了一個新環境,大家同學彼此也都還不認識,再加上她的個性害羞吧!(喔呵呵...其實我也很害羞啊>\\\<)我們兩個很自然的就湊在一起了,上課、下課、放學都玩在一塊,連要找個人陪她去上廁所也都找我(暈),當然啦!我一向都在女廁外面等她...。

  鈺情心腸好到一種恐怖的境界,嗯...我是指國小的時候,現在心腸好不好呢?...有待商榷。記的以前讀國小時還沒開始抓流浪狗,學校旁邊又剛好有一塊很大很大的空地,空地旁邊有一片很大很大的稻田,空地旁邊有一塊很大很大的大樹(因為都是兒時記憶了啊!那時我還很小很小,所以只能以很大很大來形容這些東西哩!至少在我印象中,它們都很大很大),在這種"好所在"流浪狗有個四、五隻也是正常的事,有些小孩子不懂事成天老是喜歡拿一些中午營養午餐吃剩的東西去餵牠們,鈺情她就是其中一個,而且是最瘋狂的一個;每天一放學要回家總是會經過那群野狗的地盤,她總是拉著我書包上頭的手提處,一邊聊天一邊"牽"著我朝著那些狗老大的地盤前進,到了很大很大的空地之後,倒出她便當盒裡"狗食",看著這些狗老大們吃完才肯心甘情願的移動她的玉腿往家的方向繼續邁開步伐;為什麼說她瘋狂呢?別人家的小孩子是一個禮拜餵個一兩次剩菜剩飯就已經驚天地泣鬼神了,鈺情這個頑劣...呃...這個有同情心的小孩是一個禮拜餵五天,只要有吃營養午餐就一定有留狗食一份,別人家的小孩有留些碎肉、骨頭就夠資格參選本學期模範生了,她留的都是整條雞腿、整片豬排、整條魚(狗吃魚耶!!我是那時才知道的,我本來以為只有貓吃魚... ┤=0=├),更過分的是...她還要我跟她一樣,每天都留一些營養午餐給狗吃(><再暈一次),養到那些狗老大都把她當媽一樣尊敬,不過...還是把我當陌生人一樣藐視,因為...我留的都是剩菜...==a 沒錯!!...真的只有菜(原來狗其實不喜歡吃青菜呀!我也是那時才知道這件事)。

因為打從開始上學之後(從幼稚園大班開始),我就跟她一直同班,很自以為是的認為~~我們應該會一直同班吧!接著...一個讓我幼小的心靈難以承受的巨變就這樣無聲無息無情無義的來了~~小二暑假一過完的開學日,我很興高采烈的來到了學校,導仔把我們這一群全部帶到了操場(小小毛心中的OS:哇!好熱鬧耶!明明就不是升旗典禮怎麼會人這麼多?),一場史無前例殘酷至極完全不人道的分班活動就此展開,我一直到了新班級才知道:我跟鈺情沒有同班了@_@ ,我沒有她的電話、不知道她去了哪一班、完全不知道怎麼找她,就這樣...我們失聯了,徹徹底底的失聯...也許會有人問:之後都沒在碰過面了嗎?我會一臉哀怨的回答你:沒有,還真的沒有。嗯...我們的國小算是班級數爆多的一間學校,依照我的活動範圍來說,她真的想要找我也是很難的一件事,我所能確定的是~~她一定不跟我是在同一層的班級裡了,我記得分班後的那天晚上,我躲在被窩裡哭的很慘很慘。    (待續)

 

 

 

【如果時間能夠重來,我一定會先跟妳要電話,這樣,也許我就比較不會討厭分班這個詞彙了吧?!

 

 

懶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