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死人的九月天,也是大二開學的第一天,早上八點十五分,穿著拖鞋配著睡衣及短褲的我跟阿諺,拎著兩袋匆匆買來的早餐,不及不徐走進了化學系館,從後門偷偷溜進了102教室,找了後排的兩個位子迅速就位,也許是新學期的第一天吧!老師也沒多為難我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放生"...嗯~~放我們一條生路。

 

『喔!!這個老師看起來不錯勒!!果然是新學期有新希望。』

我邊嚼著買來的鮪魚蛋吐司小小聲的說。

 

『呵呵...你高興的也太早了吧!今天是第一天耶!那是他不瞭你,以為你只是"開學不小心睡過頭遲到症候群",等他知道你患的其實是"習慣性翹課這種不治之症",厚厚...有你好受的了。』

阿諺很不識相的一邊殘殺他的蛋餅一邊潑我冷水。

 

吸了一口奶茶,我白了他一眼說:『ㄟ...拜託一下,這種不治之症好像是你傳染給我的吧!!說的好像一附我很愛翹課的樣子,要不是怕你自己翹課太無聊,我也很想當個認真向課的好學生啊!我這種朋友哪裡找啊?』

 

 

『虧你還說的出來,好~學~生~是不會吃完早餐後就開始睡覺的喔!!你待會就不要去找周董開賽車。好啦!不屁話了,我們家小冠冠勒?應該來了吧?』

阿諺開始東張西望的尋找小冠的身影。

 

我隨手一指順便多損了他兩句:『拜託你第一天認識他喔?!還找勒...第一排正中央啦!沒看到他正在抄筆記啊!!妳媽生給你兩顆眼睛就只是為了讓你看長賴愛的嗎?都幾歲的人了,不要一直讓你媽難過。』

 

 

『靠...你就不要看,也不想想是誰借你看的,倒數落起我來了啊!!以後不要跟我借...話說回來,老師又還沒正式上課,他抄個刁啊??有啥好抄的...』

阿諺搾乾了他的柳橙汁還把所有垃圾塞給我已示報復。

 

『好啦好啦!我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了,那個...VCD還是要借我啦!拜託...他抄的是老師所有說過的"重點"咩!不管是考試方向啊~打成績的方式...看他的筆記都能找到答案的啦!我們家小冠冠已經接近了神人的狀態;ㄟ...自己吃的自己丟啦!!噁耶!!』

我把我的垃圾袋塞進了他的垃圾袋裡再把他的垃圾袋丟還給他。

 

『聽你在放屁,你應該是屈服在我們家小愛的丁字褲下吧!喔...不要鬧了啦!!老師在喵我們了,不要第一天就給老師壞印象,已經很難得來了...我們今天是來看看老師長啥樣順便給老師看看的耶!!收斂點...』

阿諺基於環境上的不許可乖乖的把垃圾收起來,雖然看起來有點不甘心。   ^^

 

『不是吧!看老師?麥甲先了啦!看轉學生就說看轉學生,說的那麼好聽...你以為老師會很感動嗎?...找到了沒?有幾個陌生臉孔?』

 

  我"幫忙"阿諺一起尋找整班教室裡陌生的臉孔,目前發現有兩男五女是我沒看過的,喔呵呵...女生比較多耶!!這真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雖然說理工科系女生本來就比較少,不過我們班的比例還真是懸殊到一種很離譜的境界,將近五十個男生,女生就九個,當初一數,心中只閃過一個念頭:天啊!!我是又要再讀四年讀男校啊?!會不會差太多,我的青春...。

 (T..T)rz

 

  雖然一開始看到轉學考資格那一個欄位時,很想建議系上多加一條規定:限女性。

不過看這情形,系上應該也是深深的為這種陽盛陰衰的狀況感到憂心吧?!兩男五女的結果還差強人意啦!我勉強接受,喔呵呵 ^^

 

  早上的課也就不過三堂,我很"努力"的邊睡邊聽老師努力的掰完了兩堂課,第三堂就是班代阿龜的時間了,交代了一下書錢班費等等無關緊要的事後,重~點~來~了~~~介紹轉學生。

『好啦!其他的事都說完了,相信大家一定很期待接下來的這幾分鐘,這一學期我們班終於有新的同學加入了,請我們班的新成員一起到前面來,快來吧!不要害羞.................』

接著就是一些大家好啊...我是XXX...從哪個學校轉來啊....興趣是OOO...請多多指教之類無聊客套的話,我是有認真在聽啦!至少在女生的部分,不過聽個一遍實在是無法記的很清楚,尤其在我剛睡醒的時候...。

揉揉惺忪的睡眼,看了一下新同學那嬌羞的模樣,也沒太在意,當第六個女生自我介紹的時候......咿?第六個?

『阿諺啊!!哪來第六個新同學啊??(完全把男生排除在外...汗)我剛剛怎麼沒看到,我們不是才數到五而已嗎??哪裡天外飛來一個六號??』

 

『在你睡覺的時候啦!她第二節課才到,你還在昏迷的時候坐在你後面,我還真服了你耶!後面多坐一個人還一點知覺也沒有,哪天你在睡覺時被砍了七八刀別怪我沒提醒你。』

 

『我又沒跟誰結仇...誰會甲壩太閒來砍我啊??想太多...』

我很心虛的笑一笑便朝著第六號看去。 

『嗯...大家好我叫花嬡蝶,花草樹木的花,嬡是一個女字旁再加上一個愛心的愛,蝶是蝴蝶的蝶,呃...請多多指教。』

  六號小姐喔不是六號新同學有著一頭已經快到腰部的長髮,皮膚白皙,眼睛不大不小剛剛好,說她漂亮倒也不是,只是有一股很不同的氣質,不知道怎麼形容,活脫脫像是小說裡面走出來的人物,不過...看的出來,她很害羞,兩邊臉頰紅的跟什麼一樣,眼睛不是轉來轉去就是看地板,我的媽呀!跟從前的小冠應該有的比吧!!

 

『嗯嗯...看起來不錯耶!看起來又會有畜生蠢蠢欲動了,呵...你不會又要被捲入其中了吧!小心點啊!會被排擠的喔!』

阿諺露出了一附等著看好戲的犯賤臉孔推了我兩下。

 

『喂...夠囉!不要再拿那件鳥事來跟我開玩笑,我確定我跟那群畜生還是有著很大的差別,我跟鈺情真的只是好朋友。』

 

『是是是...毛爺您說的是,就一起看看書、吃吃飯的好朋友嘛!有啥好大驚小怪哦!呵...鈺情、鈺情叫得還真是親...喔喔...呵呵...沒有沒有,我是說有親切感。』

阿諺在快要變成屍體的前一刻把話硬凹了回來。

 

『嬡蝶,妳的自介好像少了一點點喔!有沒有其他的要補充的,例如說妳目前有沒有男朋友啊?喜歡什麼類型的男生啊?........』

阿龜又開始發揮他禽獸的本性對新同學上下其口。

 

『我.....我......我......』

花嬡蝶結結巴巴的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唉...一開始就碰到這隻兩棲類禽獸真的是難為妳了。

= =a

看到這個情形,阿諺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

『ㄟ...你看,又來了耶!有好戲看了耶!又有人獸性大發了。』

 

『你有沒有人性啊?你不會覺得她很可憐嗎?這時候還看戲。』

 

『那你不會去救她?你還不是在旁邊看,還敢說我勒。』

 

『唉...我累了,自從上學期末開始我就已經不想再理會這些煩塵俗事,再說,我跟她又不熟,算了啦!我們幫她默哀一分鐘就好。』

 

也許是已經感受到班上其他女生歧視的眼光,阿龜終於不再繼續他的獸行,乖乖的把班會處理完,宣布解散。

 

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跟阿諺站起身來到前排去找小冠準備找他去買午餐,發現他還在抄著筆記,好奇的我們仔細瞧一瞧他的筆記內容...

『挖靠...我說小冠冠啊!你連剛剛的自介都抄,不需要這個樣子吧??是吃飽太閒還是覺得墨水太多?神經病你.....不過...先借我回去看一下,我想多認識新來的女生同學們。』

阿諺把筆記本緊緊的握在手裡,雖然我一直很想幫小冠解救他那本即將被蹂躪的筆記本,先拿來看看再還他,不過...我終究還是失敗了...我嚥下了最後一口氣,放棄繼續救筆記本。

 

『我...是為了想趕快認識新同學好不好,這...叫有同學愛。』

小冠回的實在是很心虛。    ┐(=..=)┌

 

『喔~~是這樣呀!那小冠,那兩個新轉來的男生勒?你抄在哪?我怎麼好像翻不到。』

阿諺做做樣子的翻了翻筆記本。

 

『這個...哎呀!囉唆!!不是要買便當?走了啦!要吃哪?』

呵呵...看樣子小冠還真的沒...好樣的。

就這樣我們一路打打鬧鬧的準備要去買便當回我們的小窩,再把阿喵叫醒......(待續)

 

 

 

                 【啥時周公不下棋改開賽車了?是新時代的新潮流嗎?】

 

懶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